“四不像”研究院孵出一批隐形冠军

编辑:小豹子/2018-07-21 23:47

  在深圳这片创新沃土上,活跃着一群新型研发机构,他们没有任何行政级别,没有事业编制,也没有专门的人头费。这种“四不像”属性丝毫不影响他们成长壮大。

  为人类生命建一个数字化模型

  “如果用大数据来精准量度人类生命,会是怎样一番场景?”这个答案或许能够在深圳数字生命研究院内寻觅到答案。

  成立于2016年9月的深圳数字生命研究院,是深圳市“十大基础研究机构”之一。目前,数字生命研究院正在进行数字化平台载体的一期建设任务,主要包括核酸平台、蛋白质平台、免疫平台、代谢平台、微生物平台、干细胞平台及智能硬件平台,现已基本完成了免疫平台和蛋白质平台的建设。

  “我们的远期目标是达到生命科学、健康产业和大数据应用领域的国际领先地位。”深圳数字生命研究院副院长王健表示,数字生命研究院的研究内容是开发人体体征的数字化技术,搭建生物医疗大数据研究所需的人工智能体系,未来将通过搭建平台、引进一流科研人才,以大数据为基础、人工智能为引擎,积极探索数字化生命的管理道路。

  这位年轻的博士毕业于哈佛医学院、医学科学专业,之后在哈佛医学院从事博士后工作。

  尽管是一家“四不像”的新型研发机构,但深圳数字生命研究院的管理团队里,不乏响当当的专业人士,研究院的院长王俊主持过千人基因组、肠道微生物和复杂疾病研究等多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重大课题,获得过国家杰出青年,973首席科学家,《自然》杂志2012年度全球科技界年度十大人物等一串荣誉,其创立的碳云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已经成长为生物科技领域的“独角兽”级创业公司。

  让英才沉住气陪新药研发“长跑”

  与深圳数字生命研究院在同一个园区内办公的深圳市坤健创新药物研究院,是另一家新型研发机构。

  这个成立于2013年的研究院由国家“千人计划”陈宇综教授领衔,围绕肿瘤基因的检测、诊断及药物开发等,开展一系列相关研究,如今已具备新药研发的关键技术储备,是广东省首批新型研发机构之一。

  “我们通过整合各种技术筛选出不同肿瘤及肿瘤亚型之间的有效靶标组合,研究其在肿瘤发生、发展、耐药和转移过程中的生物学功能和分子机制,开发高效、特异、灵敏的肿瘤检测试剂盒。同时结合生物信息学构建靶向性抗肿瘤先导化合物库,在此基础上研发抗肿瘤药物。”深圳市坤健创新药物研究院研发总监张存龙告诉记者。

  人才是第一资源。作为一家聚焦新药研发的机构,如何让各路英才沉住气陪新药研发“长跑”是一门艺术活。张存龙介绍,为了让科研人员能耐下性子做研究,政府在子女入学、配偶就业方面都想尽办法协调。在资金、税收等各项政策上也提供支持,让科研人员全身心地投入新药开发。

凤凰彩票欢迎你(5557713.com)

  目前,坤健创新药物研究院已建立深圳市肿瘤个性化诊疗技术工程实验室和龙华区肿瘤个性化诊疗重点实验室,科研队伍中包括“千人计划”特聘教授1人,国内教授5人,药物制剂专家1人,具有博士学历的10人。

  创新资源赋能新型研发机构

  数字生命研究院、坤健创新药物研究院,是深圳新型研发机构的两个代表。

  据统计,深圳还有光启高等理工研究院、深圳量子科学与工程研究院、深圳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等一大批新型研发机构。与国有事业型科研机构相比,这些新型研发机构在对接市场的过程中鲜有条条框框约束,具有灵活的体制优势,能极大地激发科研人员的积极性。源头创新成果快速应用到关联企业后,能够有效推动相关行业的发展。

  值得关注的是,深圳新型研发机构蓬勃发展的背后,是众多创新资源的支持。

  以数字生命研究院、坤健创新药物研究院所在的银星科技园为例,该园区已经入孵了160家创新型高科技企业。仅新型研发机构就包括深圳大学龙华生物产业创新研究院、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转化医学研究院、华南生物医学及植入医疗器械研究院等,构建了“创客空间+孵化器+加速器+总部基地”的全生态产业链。园区内还配建了人才公寓、商务酒店、文体休闲、党群服务中心等,解决创业者的生活配套。

  深圳市也从人才、用地用房、项目资金等方面出台政策,支持新型研发机构发展。其中在资金支持方面,政府对新型研发机构采取“非竞争性经费(专项补贴)+竞争性经费(项目费)”的支持方式。通过给予创办初期仪器设备购置、房租补贴和前期发展经费等“非竞争性资助”,保障了新型研发机构基础研究条件的建立,后者在战略性、前瞻性研究等方面可以自主研究部署,同时可以根据技术优势申请“竞争性经费”支持。

  正是由于众多创新资源的集聚,新型研发机构这一创新载体才能在深圳茁壮成长,并从中不断跑出行业的“独凤凰彩票网(5557713.com)角兽”和细分领域的隐形冠军。

  (责任编辑:李洋)